孔斯言☞☞»躺尸

↓请点开↓


孔斯言/凌麒羽

乙女 bl 都吃 cp不定

佛系更新

高中淡圈中

丢个预告,具体产出也不知道多久,估摸着写个刀子

这个月怕不是要被我咕咕咕了

我仅有的夺目闪电

↓攻略进行时「番外」
*雷狮线
*因为很多剧情没有发出来会很迷
*既然知道了一个结局我是不是可以弃坑了( ˙-˙ )

*目录



安槿靠在船舱的墙壁上,用那双因为异变变成了青蓝色的双眼展望着宇宙。

飞船正稳定的向凹凸星航行。


“小家伙,该吃饭了。”帕洛斯站在甲板上,对着安槿说到。


安槿的嘴唇抿了抿,才开口说:“来了。”


在踏进船内的那一刻,安槿回头睁大了眼睛,打量着这片黑暗森林:静谧,却暗藏杀机。



这顿饭跟往常一般,只是多了几杯果汁。


“哟,谁这么好心准备果汁?”安槿开口问道,语气因和雷狮相处久被转化了。


“卡米尔!”佩利在一旁大声回答着,右手还因为兴奋高举了起来。卡米尔听后,眼神不自觉向周围飘荡了一圈,表情却依旧淡定,开口说:“专心吃饭。”


“呵呵……”帕洛斯轻笑出声,“狗狗乖,狗狗乖。好吃饭啊。”说着,就又顺了一把佩利的头发。


今天的雷狮有点异常安静:这顿饭没见他说过什么话。


安槿向卡米尔的视线望去,又顺着卡米尔深蓝色瞳孔中的一丝担忧向雷狮望去。


安槿有点不知所措,视线和心思在雷狮和卡米尔之间徘徊。


安槿叹了口气,拿起一杯果汁从座位上站起:“你们慢慢吃,吃完了我洗碗。”


“好勒!”佩利在旁边高兴的应道。因为平时都是他们轮流做清洁的,现在安槿来了,大家也就都轻松了。



安槿看了看在吃饭的四人,突兀地眼前一花,一种窒息的悲凉正随着心脏的悸动送到全身。



安槿闭紧双眼,凭着直觉在一片冒着气泡的深海里走出了船舱。


斜坐在桌旁的雷狮看着安槿用带着因恐惧而颤抖的步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我去看看。”雷狮突然站起来,抛下这句话就出去了。



帕洛斯在饭桌上继续逗着佩利,用那双黑底的眼眸的余光看了看那个挺拔的身影。


卡米尔则是看着自家大哥走出门,那微张的嘴没有吐出一个字,深海一般的眼中透露出明了,伸出手拉低了帽沿后不再向门外投出视线。



安槿一下跪坐在船边,把双手搭在了船沿的护栏上。安槿的大脑里一片喧嚣,此刻仿佛身处深海,全身被迫承担着水的压强;转瞬又仿佛身处火山底,感受着岩浆即将喷涌而出的高温以及火山喷发带来的震动,随着火山的震动,大地逐渐开裂,一些细小的石块迸发出来。那一块迸发出的石块声小,无数块石头迸发出的声大到仿佛是那怒龙正对着你的咆哮,震得安槿头皮发麻,耳朵嗡嗡作响。


“嗒嗒……”鞋底敲打甲板的声音传入了安槿耳中。



        [是雷狮。]

 

安槿缓慢地睁开双眼,眼前的星海变得模糊起来,像是隔着一层厚玻璃,看不真切。


“怎么回事?”雷狮走到安槿身后,然后半蹲下来,用手将安槿的头拖向自己 。


安槿只觉得视线开始清晰起来,世界不再那么模糊了,但占据她绝大部分视线的,还是那熟悉的俊脸,还是那璀璨的星河,还是那淬蓝的电光 。


“我……”安槿因她认为她自己配不上那耀眼的强者低下了头,缓缓开口道,“没事。”


“事到如今还在说没事?”雷狮罕见地皱了皱眉,星河中有暗流在涌动,“之前说没事还可信,但是现在你也不想想已经有多少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啊?”


雷狮现在很生气,语气也越发地不客气。


“我……”安槿的眼框中泪水在打着转,“我只是害怕你会抛弃我……”


雷狮听后愣了愣,然后将手轻轻地放在了安槿的头上,带着他自信的微笑,说:“当初同意和你合作的是我,允许你加入海盗团的是我,愿意把重要的任务交给你的是我。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不会抛弃我的对吧。”安槿拼命地忍住要掉落的泪水,全身在微微的颤抖。


“啊,不会。”雷狮再次向安槿做出保证。


安槿用手擦去了眼眶中的泪水,向雷狮伸出了右手的小拇指,“拉勾。”


“嗤,幼稚。”雷狮一边嘲笑着,一边伸出了手。
 

[你永远都是我仅有的闪电……]安槿在心中默默地想着。



无数恒星在远处闪耀着,光辉停留在那两人身上,静谧安好 。

我什么时候才能把坑填完啊……

攻略进行时[4.5]

*all向
*女主原创请自行带入
*学园pa
*双穿

*目录

旅行日记,一个系统安排的不定期活动,每次选取穿越到这里的人进行“旅游”。

每一天(也就是每一次)去的地点不同,遇到的怪物也就不同。系统会根据每一个旅行者的能力来判断能遇到的最高级怪。因此,即使是在旅游日记里也是会有实力排名。(与凹凸的排名系统不同,凹凸以积分来判断,而这个排名系统是根据每个人的思维活跃程度[即大脑对各种能力、战斗方式和武器的知识储备。但是必须要表现出来。]来排名的 。而且他们不知道是根据思维能力来排名的,只是认为彼此都没有认真。)

所以他们对这个排名并没有多大的重视和偏见。但是可以成为日常互怼的梗。(笑)

但这个活动并不是包含恶意,也带有供给他们练习不遗漏一些战斗素质的意味。每次刷新的怪是根据旅游者的实力进行匹配,绝不会超出他们的极限,也就不会对他们的身体任何伤害,在旅行途中受到的伤,只会有痛感,而无具体伤痕。每过两关就有5分钟的调整时间。

没有旅游通关,意识是不会回到现实的,身体保持沉睡状态。

*注意,战斗描写低下Orz

第31天,格瑞。

在格瑞感到脚接触到地面时,周身的寒气也在向他袭来。但因格瑞常在寒冰胡地区活动,再一个就是他本身的强悍,这点寒冷根本算不了什么。

格瑞冷静地召唤出烈斩,双眸警惕的盯着四周,提防随机出现的怪物。

“咔啦。”是冰块碎掉的声音。

格瑞随即向声源望去,那东西只晃了一眼,就被格瑞手起刀落给拦腰斩断。

在格瑞杀死那只练手的怪时,兽群就攻了过来:一大群双眼发红的野猪在飞快地向格瑞袭来,且他们的体型比正常野猪大了不少倍。

格瑞迅速目测了一下野猪的数量,然后腿一用力,整个人跃上了空中,与此同时烈斩开始复制——在空中向烈斩注入元力,使周围出现了一个个复制的烈斩。刀锋闪着亮绿的光芒,众多烈斩在空中程一种斩尽天地的恢宏气势。格瑞凭借着重力,让所有的烈斩向猪群攻去。每一把烈斩都准确无误地将所有的怪物毙命。

冰川随着烈斩的攻势而碎得七零八落,迸出的冰渣在漫天飞舞,格瑞站在一块因刚才的攻势被击碎的浮冰上,并没有以猪群全部被消灭而放松警惕。

“呲啦——”利爪与刀锋摩擦发出尖锐而刺耳的声音。格瑞罕见的皱了皱眉头,手一用力挥刀 怪猴就从刀上甩了出去。

怪猴数量与野猪的数量相比少了不少,但他们有着野猪没有的谋略与灵活。这大大增加了难度,但对格瑞来说这并不算什么。

与此同时,“第二关”这三个大字以一种猩红的色彩,狂妄地在地图左手边的金属板上显现。

挥刀起势,格瑞向烈斩源源不断地注入元力,在警戒周围的同时,利用元力向冰山上跃去。

一条条带着绿色发光点的直线正在延伸,构筑出烈斩的超大型态。这样就更容易解决这些怪猴。



    ————在解决掉眼前的巨蝎后,格瑞已经耗尽了他的元力。这还是这轮的第一关,不能休息。但下一秒,他的意识就已经回归了现实。

“嗒。”冰冷的机械音在空间里响起,猩红的字眼终在“第九关”停下。

“他醒了!”安槿在一旁低呼道。

“嗯。”格瑞很快回复过来,向安槿打了招呼。

“没什么问题的话,就抓紧时间吧。今天晚上我们有事,规矩照常。”卡米尔望着格瑞说。

“好。”格瑞点头示意他已经明白了,说着,他就从床上下来。

   安槿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规矩照常……原来他们平时一直都是一起活动的啊。]

    

   [他们在计划着什么吗?]

    安槿半闭上眼睛,适中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扑朔着。

   一切都不为人知。



[系统,你更新完没有,我等了好多天了。]




下面是旅游日记的暂时排名:

No.1    雷狮
No.2    帕洛斯
No.3    嘉德罗斯
No.4    安迷修
No.5    格瑞
No.6    凯莉
No.7    卡米尔
No.8     佩利
No.9     银爵

这篇排成[4.5]是因为这篇文主要起一个解释作用,和正文关系不是特别大。可以看着是剧内科普吧。

没有什么东西来表达我的祝贺呢,

但我还是要说一句:

雷总生日快乐!

攻略进行时④

*all
*女主原创请自行带入
*学园pa
*双穿

*目录

OK?






“以后我就睡这个房间吗?”安槿指着一间客房向安迷修问道。


“对。”安迷修点了点头。


“对了,我可以问你一点问题吗?”安槿似乎想到了什么。


“当然,你问吧,我将如实回答。”安迷修的右手抚上自己的胸膛,左手放在背后,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安槿在一旁眨眨眼 ,被安迷修的动作给惊到了“那个……就是我想知道每天早上都什么时候起床,我想调一个闹钟。”


“学校都是7:00开始早自习,所以我都是6:30起床的。”安迷修用手指蹭了蹭下巴。


“那早餐呢?只有半小时,来不及吧?”安槿继续问着。


“啊……我一般都只吃面包和牛奶或者三明治什么的,方便一点。”安迷修微微偏过头解释。


“这样啊……”安槿闭上眼睛,右手食指敲了敲额头,“我明白了。”



洗漱完毕后,安槿缩进了被窝。右手在枕边摸索了一阵子才把手机找到。



乖乖睡觉?不存在的。



安槿首先是在浏览器上搜索关于二次元的东西。结果很令人失望——这个世界的动漫圈子几乎是停滞的,安槿以前看过的动漫在这里没有。


但是她发现她前世的一些贴身物品也被穿过来了。


安槿用手够着衣服,在包里摸索出一把钥匙。


安槿把钥匙举到眼前,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线看着钥匙扣上的Q版雷狮。


“唉……”安槿暗暗地叹了一口气,想:暂时还是别让别人知道这些东西吧。




转眼间就已经到了星期五的下午了。在这期间安槿接受到了来自年级前十的各种照顾,成为了大众遥不可及的又一人。


[太可疑了,突然对一个性格大变的劣等生展开这种过分的关怀……]
安槿坐在雷狮旁边,用铅笔头敲了敲自己的下巴。


[总感觉他们的性格好像凹凸里面的……]


安槿甩了甩头,自己否认了这个观点。


[如果真的是他们的话,怎么可能会这么循规蹈矩呢?嗯,应该就是这样。他们不是。]


安槿就这样无声的在脑中进行了一场小小的辩论。



这节课是美术课。美术老师有个习惯,喜欢让学生们进行抽手环来组队上课,抽到颜色一样的手环就一组画画,画在一周之后的美术课上交。


安槿抽到的是蓝色,当她在全班寻找和她一对的时候,雷狮眼尖发现她的是蓝色时,去把本来抽到蓝色手环的同学的手环抢走,把自己抽到的给了他。


以上就是雷狮会和安槿坐在一起的原因。


“啧。”雷狮看着坐在一旁时不时摇头或点头的安槿心生一种烦躁——想要狠狠地把这种愚蠢的行为连同人一起从眼前抹掉,但是不能。


“嗯……”安槿眨巴眨巴眼睛望了望雷狮转过头去的侧脸。不得不承认,雷狮是真的长的精致:略显凌冽的眉,疏密合适被阳光轻抚着的睫毛,勾人心魄的是那双眼,当那眼神落在你身上时,就好像他的眼里只有你一样。


等等……眼神落在身上?


安槿把头转向画布,转移着话题“我们画什么啊?”


“无所谓,你画一点草稿再告诉我思路就行。”雷狮在听到安槿的话后才挑了挑眉,把姿势从右手撑着下巴换成正常坐姿。


“……雷狮,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安槿在愣了愣后进行着已经变为日常的吐槽。


“呵,随你信不信。”雷狮双手环胸,把两条大长腿伸直一放,用一种“我就是你大爷”的感觉坐在那里,蔑视着眼前的安槿。


“是是是,你是大爷。”安槿在敷衍了几句之后就进入了正题“飞船怎么样,这次的主题是交通工具,也没有规定不能是目前没有出现的不是么?”

飞船?”雷狮挑了挑眉,安槿这句话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对。”安槿点了点头。


安槿说完后就拿起笔在纸上起草,用几笔勾勒出大致的轮廓。


雷狮着挑眉看安槿画画。


[从这轮廓来看……是羚角号。]

[不过,这样的话,她是目标的可能性就已经到达最高值了。]


但几笔之后安槿就下不去手,她忘了船的一些象征和细节。


安槿把嘴巴一撇,皱着眉头在那里想羚角号的细节。安槿在哪里想啊想,忍不住那笔狠狠地敲了自己几下。


雷狮就在一旁看着安槿这副滑稽的模样,忍不住笑了。


安槿听见雷狮微微的笑声就转过头用阴沉的眼光望着雷狮“接下来你来吧,我不动了。”

安槿把笔一摔,用着雷狮最开始的大爷坐姿,眼神直溜溜地落在雷狮身上。


雷狮倒是不介意安槿这副模样,反倒觉得有些孩子气的好笑,拿起笔就开始画他的羚角号。


安槿在一旁看呆了,她以为雷狮多半只是说着玩的,没想到他是真的会画,而且画得超级好看,超级帅。


卡米尔在一旁看着系统上攻略目标对雷狮的好感度唰唰地往上涨,斜眼看了看一旁的自家大哥和一脸崇拜的安槿,卡米尔下意识地想要拉低帽沿,却又很快意识到自己为了遵守系统的规矩已经没有戴帽子了。卡米尔便抚了抚发梢,开始画画了。


[但是……他为什么会画羚角号呢?我明明,什么想法都没告诉他。]


安槿睁大了双眼,看似很崇拜雷狮的样子,实则双眸已经逐渐失去了光泽——这代表着安槿开始进入了高度集中的思考状态。


[难道他就是海盗团的一员?是帕洛斯?卡米尔?雷狮?但肯定不会是佩利。]


[照他的性格来看契合度最高的是雷狮……但是并不排除是帕洛斯的可能啊……]


[但是如果他真的是雷狮的话为什么会这么安分呢?除了行为,言语,和思考方向大致有点相像,但是根本无法确定啊!]


[所以他……]


安槿眨了眨眼睛,把神智拉回现实,看见雷狮画的羚角号已经成型了。


[还是问一下吧……]


“雷狮。”安槿因为闭嘴太久,导致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沙哑。


“嗯?”雷狮正专注的画着他的羚角号,他自己的东西可是要用心对待。


“你怎么知道……我想画的是什么?”安槿吞吞吐吐地把话给问出了口。


 雷狮的手顿了顿,又继续画了起来“因为我聪明啊。”


安槿无奈的笑了笑,说“行,你厉害。”嘴上把这事给忽略了,却暗暗把雷狮刚才手顿了一下记在了心里。




[今天是旅行日记的第31天,旅行者是格瑞,请旅行者带好必备物品,开始今天的旅游吧!]



话音刚落,格瑞便一动不动地铺在了桌子上。


雷狮见状也不觉得奇怪,但是大家包括安槿都很担心格瑞。雷狮却走向前,扶起格瑞,说“我带他去保健室,你们继续吧。”


“我……”安槿刚刚开口,就被卡米尔打断“你不用跟着去,这事与你无关。”卡米尔说完就跟着雷狮走了。


安槿坐在原位,右手狠狠地揪住了心脏前的衣物。


[为什么,我还是不能融入他们的生活。]



本月份的更新,拖了很久,是有原因的。1是我转校了,有很多事情要忙,2我马上要中考了。差不多也就这样,这段时间感情变化有点大,文里会加一些新的有趣的东西。

你们猜一猜旅行日记是什么样的的“活动”呢?

关注了我的小可爱们

我已正式开学。

〖攻略进行时〗更新改为月更(而且不一定。

外加一个100fo点文,只是会更新的非常慢。

不会弃坑,不会弃坑,不会弃坑!

去检查了眼睛近视度数,因为手机电脑碰多了,上升了200度左右。我会尽力减少与电子产品的接触,所以在lofter不会太活跃。

在学业上也处于一种关键期,会很忙。

不出意外的话,6月中旬会正式回归。

开学了

*ooc
*即兴产物
*只有雷狮
*爽文

开学之前和已经转校的朋友又笑又哭的告别,被他知道后。

雷狮

“哇……tmd开什么学啊……”你抱怨的声音在雷狮耳边又一次响起。

你很少骂脏话,但是在和好友分别时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就像是把之前没说够的全部补上。

雷狮皱了皱眉,略带烦躁地说“你倒是要唧唧歪歪多久,我听都听烦了。”

“艹,你懂不懂,下次见面就是好久以后了!”你下意识的就把话给怼了过去。

雷狮愣了愣,没想到你还会怼回来。他挑了挑
眉“现在见不到就见不到了,说得好像之后就见不到了。”

你朝他那边望去,眨巴着眼睛望着他。

“再说了,学校里不是有我吗,有什么好抱怨的。”他把手搭在你头上揉了几下。

“嗯。”你扑过去给他一个熊抱。

而他则顺从的抱紧你,低头看着你的发顶,宠溺地笑了笑。



明天就要报名了,我还在干什么(°ー°〃)

生死·轮转[2]

*ooc有
*旧产物
*ALL向
*前文请戳





她从来没有想过,不,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是如此的突然,令人措不及防。


还在客房里的克莉特丝看着时钟的分针落在了12上。“啊……11点了,该去找格瑞回来了”



〖嗯哼哼,格瑞今天又会怎样回答我的问题呢?今天的问题我可是想了足足一晚上呢。〗


心里正想着,脚就已经迈开步子踏上了传送阵。



[请选择你要到达的地点。]


〖先去凹凸大厅好了,去买点甜点犒劳下格瑞〗


[凹凸大厅·甜品店]


[3,2,1.已到达。]


走出传送阵,推开在固定阳光的照耀下反着光的玻璃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那些玲琅满目的甜点蛋糕,而是那个围着红围巾的少年。


当然,在她发现卡米尔的同时,卡米尔自然也发现了克莉特丝。少年微微偏过头,望向克莉特丝。


最开始克莉特丝就是在这里遇见卡米尔的。


“你好啊,卡米尔。”克莉特丝率先开口道,金发在阳光下有些许耀眼。“嗯。”卡米尔伸手拉了拉帽沿,转身拿起刚刚打包好的芝士蛋糕转身就走了。

“请帮忙打包一份黑森林蛋糕,”克莉特丝微笑着走到柜台前,“啊!对了,再拿两瓶纯牛奶吧,谢谢 。”

刚刚走到门口的卡米尔不经意间回头,闯进他视线的是那个少女灿烂的笑容。“砰。”玻璃门关闭的瞬间发出响声。


克莉特丝在这里遇到了人生的又一次转折,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自从克莉特丝突然出现在格瑞身边时,他就看见了那种纯粹而不张扬的笑容,但那张脸上的表情以及那种笑容,在其之下似乎一直掩埋着什么。


〖危险。〗


这个词终于出现在了卡米尔自己对克莉特丝的评价上。只不过这是克莉特丝对他的影响,当然,可能也包括很多人 。


“♬~”克莉特丝提着打包好的蛋糕和两瓶牛奶,哼着小曲准备往传送阵走去。



“小心。”    是格瑞的声音。


但是,他并不在克莉特丝的身旁。克莉特丝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向声源走去。



刺眼,太刺眼了。


克莉特丝的身体在明显的颤抖:格瑞的身后有一个水蓝色短发的女孩子,薰衣草紫的眼眸,但她眉目间的神情比克莉特丝更自然得多。


格瑞脸上挂着曾经只对克莉特丝和金的担忧,一手握住烈斩斜放在身前,另一只手护着身后的人。

很显然,眼下的情景很是明了:他的温柔已经不会再停留在她身上了。

“我会永远……”格瑞当初在她面前说话的影子在眼前浮现,清冷的声音在脑海里不断辗转,刺痛着克莉特丝的脑神经。


[看了,我是被温柔的海洋给溺死了啊……本以为不会像曾经那样,但现实就这样狠狠地给了我一耳光。]


果断的,转身就走。 


〖远离这里,去最远最隐蔽的地方。〗


这份果断让她错过了那份高高在上的金黄,眼中包含的不仅仅是与格瑞战斗的欲望,包含更多的是铺天盖地烧灼一切的愤怒,把金色的双眸染上了火焰。


克莉特丝以狼狈不堪的姿态到了一个小巷,那是一条可以直接通往嚎哭洞穴捷径,并没有多少参赛者知道 。



“我说,是我想的那样吗?”颤抖地音节从少女嘴中吐出。


[是的,如你所想。]



TBC.

马上要开学了,寒假作业还没怎么做的我要去奋斗了。
〖攻略进行时〗的更新会延迟(bu
至于这个文的更新……看我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吧Orz